从局外人到“阿里味儿”:黄明端们的路径、命运、以及忧与乐……

2018年4月16日 09 : 33

一家公司的命运,往往从阿里巴巴或腾讯挥舞的钞票开始转向在此之前,它们或许突飞猛进,或许举步维艰,但当阿里或者腾讯的资本进入它们的血脉时,一切都发生了变化。

它们可能因此一夜成人,也可能从此成为配角,在缓慢与停滞中被放弃,互联网上再也看不到它们的新闻。那些创始人,他们爱阿里巴巴和腾讯,有时候也恨它们。它们是他们阴影的制造者,有时候则是他们福祉的提供人。

他们和它们,缠绕、捆绑、胶结,就像一场雨夹雪,分不清雨水还是雪霜。他们沿着各自的路径,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,并因彼此的路径,走出了各自的命运,舔舐了各自的乐与愁。

阿端的乐与愁

电话突然响起。

一个很长时间没有联络的朋友。

“你们最近怎么都不联系我?”他问。

“阿端啊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你也不要太那个了……”

“你在讲什么?”

“我刚看到新闻,你是不是已经离开了?”

“没有啊,我做得好好的,而且会越做越多。”

大润发的人很长时间都无法忘记一月的那两个清晨。当时他们还沉浸在阿里巴巴入股的喜悦中,董事长黄明端还在琢磨着对阿里巴巴CEO张勇(花名逍遥子)的承诺。然而一夜之间,黄明端就变成了“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时代的人”。

黄明端

身份的一个微小改变使黄明端与大润发跌落进了猜测中。

一个月多后,2018年1月30日晚间,“高鑫零售”(HK6808)发布公告称黄明端已辞任执行董事,阿里巴巴CEO张勇出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及主席。

朋友打电话来询问,老师也打电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变化,就连太太也打电话:“老公,你总算可以回来了。”他的回答让太太失望。“没有这回事,我还要努力拼搏。”

黄明端不知道一个身份的微小改变会产生这样的效应。“其实不止没有改变,我们是越做事情越多。”

黄明端今年63岁,1998年他受台湾润泰集团派遣到大陆开辟零售业务。他在上海开了第一家大润发后,只花了十来年时间,便使大润发超越家乐福成为大陆大卖场的冠军。

2011年7月27日,“高鑫零售”在香港上市。拥有“大润发”和“欧尚”的高鑫零售,市场占有率超过了沃尔玛,一跃成为中国最大大卖场。十来年的隐忍与搏杀,让黄明端拥有了零售王座上的桂冠,以及媒体给予的“陆战之王”称号。就是那年,黄明端的名字红遍了整个中国,媒体开始纷纷描述这头跨越台湾海峡的“狼王”。

2011年被定义为“移动互联网元年”,“线上”成为入口,开始对“线下”进行冲撞。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传统商超举步维艰。黄明端在2013年创办电商平台“飞牛网”,带领大润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。

牛要飞起来并不容易,尽管黄明端觉得他的飞牛网从自己的角度讲是“成功的”。“如果没有做飞牛网,我们就没有跟阿里这么快速合作的机会,因为你做了,你才知道做电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何况你将来在引流,在技术开发方面,这不是小小的投资。我们做了,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不容易,我们只靠自己发展,烧钱太多了,我们应该找一个互联网的巨头来合作。”

黄明端打算跟互联网巨头谈谈合作。公司请了几个顾问团队,评估跟哪个互联网巨头合作。一圈评估下来,大家都推荐阿里巴巴。阿里巴巴当时刚做了家“盒马鲜生”,侯毅(盒马CEO,花名老蔡)干得风生水起,黄明端眼馋。

他托一位朋友约了阿里巴巴CEO张勇。张勇通常周末回上海,他们便在上海一家餐厅见了面。短暂寒暄之后,黄明端介绍了大润发和高鑫零售。

张勇则直奔主题:“你们想不想做数字化的改造?”

黄明端心说,“这是我最期望的。”

“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的忙,因为阿里有技术,可以帮你门店做数字化改造。”

张勇又问:“你是否希望客流线上线下打通?”

黄明端说:“老逍,你简直打到我的心里了。”

张勇说:“将来我可以帮你做到。”

黄明端后来回忆,张勇太了解传统零售业的痛点,明明知道我们想要什么,却通过发问的形式让自己做出回答,让自己发出“深度合作”的邀约。

“老逍讲,我们将来的合作,可能要做深度的合作,因为浅度合作的话,门店要数字化改造,将来的利益不一致,会碰到困难。这也是阿里决定做大股东的原因,是希望能深度的合作。”

2017年11月20日,周一。“高鑫零售”公告称将出售总价值 224 亿港元的(约合 190 亿人民币)的股份,买家是阿里巴巴。交易过后,阿里巴巴直接或间接拥有高鑫 36.16% 股份,成为重要股东。

在2017年11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张勇说:“无论在经营能力,品牌影响力,市场占有率,覆盖率和整个零售最关键经营效率上,毫无疑问高鑫零售是中国零售的翘楚,我们非常有幸站在这个高度上与公司继续走下一程,这是我们非常感动的,也非常感谢在这样历史机会面前,无论是欧尚还是润泰集团能够欢迎阿里巴巴一起参与,我们共同成为一个合作伙伴,不仅带领高鑫零售走向更好,同时也能够推动中国整个零售产业乃至全球零售产业的变革。”

张勇将发布会定义为“结婚仪式”,他说:“我们一直说关键结婚很重要,但是我们婚前是把婚后怎么过日子已经谈的很好了,谈的很具体。”

黄明端相信,与阿里巴巴联姻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大家都相信“新零售”,相信马云描绘的那个未来,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。

2016年,马云提出了“五新”概念,“新零售”最是火热。张勇是CEO,负责将马云的概念落地。2018年3月10日,张勇以高鑫零售董事长身份给股东们写了一封信,他说:

二零一六年阿里巴巴提出了“新零售”,不是提出一个概念,更不是制造一个热点,而是我们真的相信。我们相信互联网的世界和实体的商业世界是一个世界。

数字、数据化、技术,使得这两个世界走在一起,让这两个世界能够发生很多美好的变化,创造更多的客户价值和商业价值。

这一点上,高鑫零售与阿里巴巴理念高度一致。

这正是张勇承诺的“婚后生活”—— “ 让高鑫零售变得更好!”

二零一八年,高鑫零售在持续稳步拓展店铺的基础上,基于“新零售”升级有三大核心策略:门店数字化改造、多业态多渠道发展、重新定义大卖场。

我们会利用互联网的技术、数据及思考方式,更好的、精细化的管理采购、营运、营销、客服及供应链。能够真正变成用大数据来驱动、真正变成消费者来驱动。

我坚信,阿里巴巴的互联网基因、大数据的资源、技术加上高鑫的零售基因、门店管理基因、高效率基因,这两者结合在一起,能够产生全新的化学反应,并缔造一个“新零售”的样板。

这也将是中国商业零售史上规模最大、覆盖面最广、受益人数最多的系统性升级之一,并足以改变中国整个零售格局。

2018年春天的黄明端已不再眼馋盒马的侯毅,事实上他已经与侯毅捆绑到了一起。“我们找到了方向。我们过去一直在做B2C,后来我们找到我们真正的强项,一个叫B2B,一个叫优鲜。”盒马鲜生也成为了大润发门店的配送伙伴,除此之外大润发还与盒马打通了供应链。

然而烦恼依旧找上了黄明端,他成了“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时代的人”,被描述成了“出局者”。他告诉“商业人物”,他只是辞去了“高鑫零售”执行董事的职务,专注于大润发的改造,而且这个提议来自他自己的要求。他依旧是大润发董事长,高鑫董事会中有阿里的两个席位。事实上他希望董事会里有更多阿里席位,在董事会上更容易支持他。

他说,“比如说我们今年要做一些改造,我们要增添一些设备,或者我们要做什么新的业态,都是需要董事会的支持,如果有A也支持,B也支持,C也支持,多几个赞成的,这个对我们业务的推进会更好。”

黄明端告诉“商业人物”:“阿里本身就是做零售的,它有零售基因,它更了解零售商需要什么,而且它有经验。我觉得在盒马发展新零售过程中,他们也是在做试验,很多的失败成本都是阿里自己承担的,它再把成功经验传递给我们。当时我们为什么选择阿里?阿里非常了解我们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。阿里除了给我技术,流量,也可以给我们新零售的经验。”

散去心中阴霾之后,黄明端又变回了原来那个“阿端”。他没时间回顾那些恼人的早晨。没有人活在过去。他现在是阿里新零售的“八路纵队”之一。他兴高采烈地往前走。

黄老邪的阿里味儿

银泰商业CEO陈晓东跟阿里巴巴CEO张勇认识得早,银泰跟阿里巴巴也一直有着亲密的关联。马云跟银泰创始人沈国军是好友,两边一有什么合作,各自的重要人物都会悉数登场,几面之后自然就熟络了。

2012年“双11”结束后,时任阿里COO的张勇跟沈国军和陈晓东在上海开了个会,商讨建立一家新公司来解决物流问题。第二年五月,他们成立了“菜鸟网络”,试图通过数据驱动和优化物流业。

那一年年底,在杭州西溪喜来登餐厅的一个角落里,陈晓东和张勇聊起了零售业的未来。他们聊得很投机。他们身上有太多相似的地方,两个人都是沿着CFO、COO、CEO的轨迹成长,都是B型血摩羯座,他们都对零售业的未来充满期待……

陈晓东

马云与沈国军的握手、张勇与陈晓东的“相似”,最终促成了一桩大买卖。2014年3月31日,阿里巴巴集团与银泰商业集团共同宣布,阿里巴巴集团将以53.7亿元港币对银泰商业进行战略投资。双方将打通线上线下的未来商业基础设施体系,并将组建合资公司。双方约定在未来三年内,阿里集团最终在银泰商业的持股比例不低于25%。

此时距离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还有半年时间,除了对零售业未来充满了期许外,马云的行动找不出其他的理由。

三年后,2017年5月17日,银泰发布公告宣布,公司获阿里巴巴集团及沈国军提私有化事项,计划已于2017年5月16日在没有修订的情况下获大法院批准。“HK1833”的历史在几天后宣告终结,银泰变成了阿里的银泰。

已经成为阿里CEO的张勇说:“中国零售行业的总规模已达到4.5万亿美元,并正以每年10.7%的速度增长。阿里巴巴集团正与线下零售商共同重构传统业态,创新用户消费体验,用实际行动拥抱新零售所带来的长期发展机遇。”

对于4.5万亿美元的零售业来说,阿里巴巴的177亿银泰私有化成本并不算高,但对于阿里新零售的未来来说,建立一路纵队的价值,又充满想象。

陈晓东成了一个阿里人,尽管银泰还保留着独立的建制。他拥有了一个花名,黄老邪。在阿里巴巴的新零售版图上,他成为一个重要角色。

对于陈晓东来说,作为银泰人与成为阿里人没有本质的区别。他天然地带着“阿里味儿”。“这两家企业价值观、理念很接近,在对待顾客、员工、看待时代和产业变化方面,特别一致,这是我们能够顺利走到一起的主要原因。另外阿里和银泰主要的高管,对零售行业未来的发展,所谓的终极的判断十分一致,这个也是当时能够迅速达成合作的一个重要因素。”

  • ......

分享到:

评论区(0条)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评论,请先登录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