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多日,又有罗永浩的消息了!

2019年4月13日 01 : 00

在子弹短信的社交梦破碎之后,罗永浩他的锤子科技还将走向何方一直是引人关注的一件事。此前我们就第一时间发现了,他们在今年的一些规划,消息发出后也引来了很多关注。


一个多月过去了,五件事情中已经被证实了大半,如今关于电子烟的部分也迎来了较为正式的官宣。

今天中午,前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正式宣布,自己出来创业了,并且方向是电子烟,还将参加最近的国际电子烟展会,随后不久,罗永浩就确认了这一消息,并表示全力支持。

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有手下出去创业,也并不是第一次有员工创业的方向是电子烟,甚至不是罗永浩第一次为做了这两件事的人站台,在聊天宝发布会上他就为他的第一个员工——朱萧木做了这些事。但似乎这是他首次公开表示,负责设计电子烟项目的是Smartisan ID Studio,也就是那个还剩着一口气的锤子科技。

那么,这点宣传上的不同,实际上有什么差异呢?

此前的消息一直显示的是,罗永浩会亲自下场做电子烟,品牌名字将会采用去年注册的“小野”,但今天官宣从电子烟创业的,却并不是罗永浩本人。于是,有不少业内人士就在猜测,他自己的项目还有存在的可能性。

但从我们分析的这样一个情况来看,坊间的传闻并没有出现偏差,只是出来挂帅的最终还是换了个人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罗永浩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,以前一直害怕资金链断裂,公司倒闭之后对不起一起创业的兄弟们,没办法向他们交待。“最坏的结果就是公司被贱卖,被收购,但即便这样我也要把以前投资人投我们的钱还了。”他说。

虽然罗永浩并没有像某位电商平台CEO那般成功,但为了不辜负兄弟们,他还是做了不少准备。锤子科技成立后不到两年,就已经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。在境内,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是上市前的规定动作,不打算上市的老板一般不会搞股份公司。在新三板火热的时候,做出了这番变动之后,他又设立了不少合伙企业,搭建好了员工持股平台。

一般情况下,一个公司也不会设置这么多有限合伙企业,他这样做很有可能也是想按照部门或工种进行分类管理,实施期权激励方案,等到员工都进入平台了,估计离IPO申报就不远了。

虽然这一计划没赶上如今锤子科技的变化,但是依然表现出了他对兄弟们的真情实意,这一感情在今天的电子烟创业项目上依然得到了延续。团队里不少有能力的人才已经跳槽,不少项目已经被收购、被合并,在进入电子烟领域后,剩下的兄弟们也终于有了落脚点。

但众所周知的是,电子烟正处于一个高风险的灰色地带。在罗永浩这个“网红选手”为朱萧木站台前,电子烟的监管几乎处于空白状态,虽然业内人士都很清楚,“政策一紧,死掉一片”,但由于低调,一直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度。

而今年的3·15晚会,则将这一行业拿到了聚光灯下,踏踏实实的向从业者们泼了一盆冷水,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更如烟雾一般模糊了它的前景。

投资方作为金主,面对可能“满盘皆输”的局面不可能视而不见,尤其是这样一个灰色地带,更是需要赚快钱。有投资人就直白的说道,“长期的监管风险不可预测,负面的可能性更大,而且政策很有可能向传统烟草公司旗下的电子烟品牌倾斜。如果创业公司未来有发展更好,短期的资金回笼同样重要。”

更何况,资本的重压之下,还可能有另外的做法。既然下了重注,也不排除更有背景的投资机构帮助斡旋的可能性。甚至有可能通过监管的手扫除对手,抢占被淘汰品牌的市场份额,形成行业壁垒,阻止新玩家的入场搅局。

有数据显示,从2015年开始,每年都会有千家涉及电子烟的企业进入市场。2015年的数据是1122家,2016年增长至1502家,2017年又多了1834家,2018略有下降,但依然新增了1170家。竞争如此剧烈的环境下,罗永浩这样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亲自入场,必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此次“临时换帅”或许也正是因为考虑了以上几点。

当然,高风险也意味着高利润。全球大概有11亿烟民,中国则占据了其中3亿。2018年,烟草行业上缴国家财政总额突破1万亿元。与此同时,2018年中国的税收总收入15.64万亿元。也就是说,仅烟草一门税率就已经占据国家全部税收的十五分之一。

与此同时,中国的电子烟渗透率不足1%,而美国已经达到了13%。一个售价300元左右的电子烟产品,成本不超过30元。电子烟的盈利核心还有各种烟油、烟弹。有这样的利润率保障,锤子科技靠这个东山再起也未可知。

只是,在那个胖子面前摆着的路似乎并不多,做不好手机、又不能出面参与兄弟们事业,或许只能迈上“出局”这一条道路了。


  • ......

分享到:

评论区(0条)

  • 您还没有登录,无法评论,请先登录登录